第三方支付断直连延期 备付金待全额上缴

2018-07-11 10:21:23|来源:时代周报|编辑:许炀
  6月30日原本是央行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断开与银行直连(以下简称“断直连”)的最后期限,但实施情况并不理想,延期已成为定局。   2017年8月,央行发布的《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银支付[2017]209号文,规定所有支付机构必须在2018年6月30日之前接入网联,切断之前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   这一年来,清算中心、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等多方都在努力,积极推动这个项目的完成,但因为多方面的原因导致效果不佳。   “与网联银联平台的对接工作不仅涉及第三方支付本身,还涉及与网联、银联业务系统对接,以及和银行商户洽谈重签协议等工作,需多方参与配合,技术和业务协调工作量都比较大。”上海某第三方支付机构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断直连   网联的接入以及运行情况,目前还没有上半年的最新数据。   网联发布的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4月,在协议支付开发方面,115家支付机构中有107家完成了生产验证,没有未开发的机构;付款的开发方面,21家已完成生产验证,没有未开发的机构;另外多数机构集中在“联调测试”“验证准备”“生产验证”环节。   今年3月和4月,网联分别下发两份催促函(42号文、49号文),督促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   网联发布的《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渠道接入工作情况通告的函》49号文件显示了断直连进度:商业银行协议支付完成生产验证的比例达到74.46%,付款接入完成生产验证的比例达到30.74%,支付机构的则为93.04%和18.26%。   但外界最为关注的网关支付,商业银行“无直连业务”的比例已经达到73.38%,支付机构这一数据仅为4.35%,大幅落后于商业银行。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从支付机构了解到的情况是,中小支付机构对断直连的态度颇为积极,也很配合,但是实际效果并不理想。   “网联和银行两者的技术接口、商务合作模式都存在一定区别。与网联的合作除了技术上要满足网联接口要求,目前还要与银行逐一签订业务合作协议,约定费率等关键要素。与银联的合作,技术上满足银联接口要求后,与银联签订业务合作协议即可,无须再与银行逐一签约。”上述上海第三方支付负责人表示。   宝付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宝付在断直连和网联对接方面起步比较早,目前断直连接网联的工作正按监管和网联要求顺利推进,并且已经有协议支付等适用于网联的产品面市,宝付现有业务基本不受影响。   连连支付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央行的顶层设计下,支付清算协会开始牵头组建网联,连连支付作为重要的支付公司之一,参与了网联筹建。据悉,目前连连支付在“断直连”的进程中已经完成了相关要求。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直连模式有着不容忽视的缺陷,才有了断直连的发生,比如信息孤岛、多点接入的成本、缺乏中央对手方的流动性风险等。   连连支付CEO潘国栋表示,“断直连”后,支付机构的金融渠道能力确实回归到同一起跑线上,行业支付渠道的基础设施将形成统一化和标准化。   组合拳   “断直连只是第三方支付监管组合拳的一环,它是备付金集中存管的前提条件,断直连落地后,备付金集中存管也就不远了。”李虹含分析道。   巧合的是,在“6·30”大限前夕,央行给200余家支付机构定下了备付金全额上缴的最后期限—2019年1月。6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规定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仅仅半年之前,央行要求,2018年起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将由现行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成为对支付机构备付金真正“动手”处置的开头。   “收缴备付金让所有支付公司的银行通道都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银行通道的竞争差异不复存在,并且备付金逐步实现百分百的集中存管似乎又掐断了一部分支付机构的利润支撑线,对于本就薄利的支付行业而言,似乎盈利的空间被再次压缩。”潘国栋表示。   对于支付机构来说,大量备付金不仅可作为与银行谈判费率的筹码,还可以收入大笔“利息”。   小小金融CEO刘小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支付机构借助大量备付金可以收大笔利息,大型支付机构一年利息可超百亿元,一旦备付金100%上缴,这将彻底结束支付机构躺着赚利息的好日子。“之前备付金被支付机构挪用、占用,甚至用于投资等乱象较多,风险较大,因此监管机构才大力推动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   6月15日在港交所上市的汇付天下,其港交所招股说明书披露,2015年、2016年、2017年,汇付天下利息收入(主要来自客户备付金结余)分别是2610万元、3830万元、6160万元。汇付天下在招股书中坦言,由于越来越多的客户备付金存入集中备付金账户,未来利息收入将持续减少。   “在断直连和备付金100%上缴等严监管之下,支付公司的盈利空间受到挤压,个别支付机构甚至重回亏损状态。这将倒逼支付机构有更强的动力开源节流,挖掘更多增值业务,提升支付效率。”刘小峰说道。   不过,严监管之下,中小支付机构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在潘国栋看来,随着“断直连”政策的落实,未来支付行业或将形成三大市场,第一个是 “C”端用户支付市场;第二个是“B”端企业级支付服务市场;第三个是跨境支付市场,这三个市场都拥有足够广阔的发展空间,也将决定在“断直连”之后支付行业的整体走向。(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声明:国际在线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国际在线网站立场;国际在线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国际在线网站或通过国际在线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国际在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