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筹业务板块或调整

2016-09-12 15:39:24|来源:中国经营报|编辑:许炀
  在身份问题逐渐明朗之后,轻松筹仍未“轻松”。公开信息显示,此前,舆论曾对商业公益众筹平台“轻松筹”颇多质疑。这些质疑曾充斥了整个募捐环节。例如,平台是否合法、捐助者资金流向、受捐者案例真实性以及平台收费的合理性等。   根据百度搜索热度,轻松筹身份、轻松筹资金流向、轻松筹为何频频出现在朋友圈、轻松筹收费等问题仍是当前舆论关注热点。   9月1日,《慈善法》正式实施,而轻松筹的身份问题开始明朗。   根据《慈善法》,个人不能发起公开募捐,慈善募捐的主体是慈善组织。不过,慈善法同时也为求助者开了“一扇窗”:个人虽然不能公开募捐,但是可以公开求助。   按照上述解释,个人用户并不能在轻松筹平台以众筹的形式进行募捐,但是却可以以个人求助者的形式在朋友圈发布传播。    轻松筹平台也曾于5月20日发布公开声明,称轻松筹平台仅作为信息服务方为其提供网络技术支持,“轻松筹”平台不对求助项目进行任何推荐与传播,求助信息在“轻松筹”平台发布后,多通过微信朋友圈及微博等社交方式进行传播,整个项目的发起即救助流程不属于我国新慈善法规制的募捐范畴。   轻松筹副总裁于亮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解释称,他们一度通过不在网页展示医疗救助项目、明确针对特定受助人,形成事实上的个人求助方面的私募项目,以规避法律风险。   不过,记者梳理发现,随着身份问题逐渐清晰,更多的质疑被拿到台前。自今年慈善法草案公布以来,曾有包含《南方周末》在内的多家媒体从不同角度关注轻松筹平台,而其中交叉点最多的便是平台项目的信任问题。   核实难题   据《南方周末》报道, 2月10日,一位在德国留学的白血病患者在轻松筹发起个人求助,希望筹款500万元治病。这项求助信息在轻松筹平台发布之后,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患者将目标筹款金额500万元修改为50万元,并在两天后筹款成功。   此事在社交平台引起很大的波澜,公众质疑的焦点在于持有德国留学签证的发起人本可享受德国医保,却在轻松筹平台随意填写和修改资金数。轻松筹发现问题后,立即派工作人员到德国找到了这位留学生,“该留学生说调整金额是怕捐不满,而且回国治疗也需要钱。”于亮说,轻松筹最后把这项求助以争议项目处理,冻结了筹得资金。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于亮并不讳言多个被外界诟病项目,不过,他认为大多数求助者是真的需要帮助,而不是抱着诈骗的心态。   据于亮介绍,目前轻松筹对类似项目的审核主要分成三块来做,“包含基本的身份信息审核、病例审核以及发起人(不一定是求助者本人)关联银行账户审核”。   不过,目前对求助者家庭的总体资产情况并不当作必然的条件来进行验证。对于求助者可能存在隐瞒真实财产状况的情况,一般将通过举报通道来进行干涉处理。   据于亮介绍,目前轻松筹负责审核的服务团队超过100名,其中审核人员近40名,电话客服人员70余人。其中,审核人员大都具有医学方面的背景,可以初步审核求助者发布病历和诊断证明的真实性。   于亮同时坦承,考虑到时间、人力和财力成本都比较高,所以一般不会去当地调查,而是通过公安部信息开放接口,来验证姓名和身份证号是否匹配,作出初步信息审核。然后就是医院的病例审核,机打病例报告,机打,审核人员审核身份,再通过技术判断是否存在PS的可能。“目前轻松筹主要通过线上审核,因为有合作关系的医疗机构并不太多,和医生电话沟通一次也存在难度,所以实地调查和电话回访方面确实并未完全展开”。   根据公开数据,2015年,轻松筹医疗救助项目遭到用户举报1150起左右,相当于每天有3起用户举报。   道德风险和法律责任   目前已经公布的几起问题案例中,不乏由于缺少对求助者个人尽职调查而导致舆论争议的情况出现。   最直接的例子是,今年3月12日,由于救女心切,中山大学团委的教师何金鹏在微信平台上发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希望在朋友圈向自己的亲戚好友求助因宫内感染早产而危重的女儿。他原计划募捐10万元,但截至3月19日0时,共收到善款945095.70元。该事件随即在网上引起争议。   3月28日晚,何金鹏在个人微信号“益人益事”上晒出捐赠明细,称已与近2000名捐赠人进行联系,共已退款约60万元。   在采访中,记者曾质疑个人求助者可以超募以及作为第三方平台应付义务过于简单的问题。   于亮解释称,平台不会出现超募情况,一般都是达到目标金额的时候自动停止,但是不排除最后延迟几秒的金额残余。“但是,这个额度一般不会太大,就是最后一名捐助者的钱”。   上海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张烽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来看,只要平台向求助者索要了相关身份、医疗等证明,就不用承担其他法律责任。“只有道德风险,而无法律责任”。   不过,张烽也进一步介绍称,根据《合同法》第186条规定,资助者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在筹款项目结束之前,包括筹款目标达成之前和求助者选择提前结束筹款之前,这期间赠与财产未提现至求助者账户,即赠与财产的权利未转移至求助者名下,资助者要求撤销捐赠于法有据。   轻松筹本身也已设置了相关程序,解决资助者在筹款项目结束前的退款问题。虚假求助或面临刑事责任大多数资助者仅仅基于对朋友转发的信赖,就在没有深入了解事件真伪的情况下捐了款,而这时出现的募捐诈骗新闻无疑会极大地打击资助者。   于亮介绍,2015年,轻松筹大病救助平台退回善款1600万元。   虽然个人求助业务质疑不断,但是其在轻松筹平台所占分量并不轻。   此前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个人求助项目占据所有项目一半的轻松筹来说,如果没有个人求助项目的支撑,恐怕很难获得这个量级的融资。   据了解,目前轻松筹的业务板块主要包括:尝鲜预售(农鲜产品、私房菜等)、梦想清单(影视图书、艺术设计等)以及微爱通道(大病救助、灾难救助、动物保护、扶贫助学及其他)这三大类型。   记者在轻松筹官网看到,尝鲜预售项目完成率相对较低,大部分均为筹满。对此,于亮称,一方面,考虑项目太多,众筹成功的项目经过设置变为“已投者可见”。另一方面,因为预售类项目存在筹资者预期过高导致,成功率下降。“个人求助项目,鲜有失败的。”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轻松筹医疗救助板块共上线2.3万个项目,筹款金额1.8亿元,参与人数380万人。   于亮介绍称,目前个人求助项目占总运量近50%,但是具体盈利数据尚不掌握。“肯定比不上预售板块,因为收取的费用差距太大”。   于亮表示,未来在个人救助板块会不断调整,例如,和国内的社保、医保等社会保障联动,但是不会因为争议就撤掉该板块。“毕竟这块是好事,可以帮到很多人。”(郑利鹏)
声明:国际在线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国际在线网站立场;国际在线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国际在线网站或通过国际在线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国际在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